林毅夫:中國未來經濟增長具有兩大優勢

發表于:2021-08-09 16:38:15

從今年開始,我們開啟邁向第二個百年目標的新征程。新征程里有兩個階段性目標:第一個階段,從二〇二〇年到二〇三五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再奮斗十五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第二個階段,從二〇三五年到本世紀中葉,在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基礎上,再奮斗十五年,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中國未來發展的兩大優勢

 

  問題是,中國進一步發展還有多大的潛力?還能不能再保持較高的經濟增長速度?對此,新結構經濟學做了很多研究,中國未來的經濟增長具有兩個優勢。

 

  一個是后來者優勢。我們現在的人均GDP剛超過1萬美元,而美國是6.5萬美元、德國是4.8萬美元、日本是4.1萬美元、韓國是3萬多美元,中國與他們的差距還很大。人均GDP的差距代表了人均勞動生產率水平的差距,而人均勞動生產率水平的差距又代表了技術和產業先進程度的差距,這意味著我們在發展過程中可以利用后來者優勢追趕。從19世紀中葉到現在,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長相當穩定,平均每年維持在3%-3.5%的增長速度。這其中,2%來自勞動生產率水平的提高,1%-1.5%來自人口的增加。改革開放后中國的增長速度是發達國家的兩三倍,就是因為我們在技術創新、產業升級時發揮了后來者優勢,利用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引進先進技術后消化創新。由于創新成本比發達國家低,我們的發展速度也比發達國家快。

 

  另一個是換道超車優勢。以數字技術為基礎的新經濟出現后,產品的研發周期變短,主要依靠人力資本投入。在人力資本方面,中國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并不大,甚至還有優勢。人力資本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天才,另一部分是后天受過良好教育的普通人。天才的數量在任何國家都大約占到總人口的1%。作為人口大國,中國擁有天才的數量當然也應該是世界第一。后天教育方面,這些年我國在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本科、研究生各個階段的教育水平都提升很快,和發達國家的差距已經很小。因此,對于人力資本投入為主的大數據、互聯網行業等新經濟,中國比其他國家更有優勢。

 

  兩大優勢對中國未來的經濟增長意義重大

 

  從后來者優勢來看,我們與發達國家的差距代表了我們經濟增長的潛力。中國2019年的人均GDP(按購買力平價計算)只有美國的22.6%,相當于德國在1946年、日本在1956年、韓國在1985年時相對于美國的發展水平。由于利用了后來者優勢,德國從1946年到1962年實現了連續16年平均每年9.4%的增長;日本從1956年到1972年實現了連續16年平均每年9.6%的增長;韓國從1985年到2001年實現了連續16年平均每年9%的增長,且韓國在1998年還因遭遇東亞經濟危機而出現過負增長。參考德國、日本和韓國的經驗,如果我們也利用好后來者優勢,中國也有連續16年平均9%的增長潛力。德、日、韓在上述16年間的人口年均增長率分別為0.8%、1.0%、0.9%,我國即便考慮老齡化,人口不增長,就后來者優勢而言,單靠勞動生產率的增長,我國在2035年前仍有年均8%的增長潛力,2036年到2050年也仍有6%的增長潛力。

 

  再看換道超車優勢。由于當時還未出現大數據和互聯網行業,所以德國、日本和韓國都不具備這一優勢。換道超車以發展新經濟為基礎,新經濟的一個很重要特征就是出現獨角獸企業。一家創業公司成立不到十年,尚未上市,但市場估值已經超過10億美元,這就是所謂的獨角獸企業。2019年全世界擁有484家獨角獸企業,中國206家、美國203家;2020年全世界有586家獨角獸企業,美國233家、中國227家。從這些數據可以看到,發展這些研發周期短、人力資本投入為主的新經濟,中國和發達國家有條件直接競爭。如果以生產軟件產品為主,中國還具備世界上最大的軟件產品應用市場的優勢;如果以硬件生產為主,中國也擁有全世界最好的產業配套。這個換道超車優勢將更加增強我們對我國未來增長潛力的信心。

 

  面對美國“卡脖子”不用太悲觀

 

  利用后來者優勢是中國經濟保持快速增長的重要原因。有人還會問,現在我們被美國“卡脖子”了,如果不能從美國引進先進技術,我們的增長潛力會不會大大降低?

 

  我們知道,世界上擁有先進技術的發達國家并不只有美國。如果其他發達國家的高科技企業不把產品賣給中國,它也會付出巨大的代價甚至是自廢武功放棄在高科技領域的領先。像芯片這樣的高科技產品,30%的市場都在中國,如果企業無視中國市場,該行業就有可能從暴利變為低利甚至虧損。

 

  而且高科技產品的特性是迭代特別快,企業必須保證大量的研發投入來維持產品的先進優勢,而大量的研發投入離不開用企業盈利來做保障。因此,美國卡中國脖子的行為實際上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如果單純從企業利潤和未來的競爭能力考慮,我相信沒有一家美國企業不愿意把產品賣給中國,主要是美國政府不讓他們賣。

 

  同樣擁有高科技的德國企業就不會面臨美國企業的困境。德國總理默克爾與特朗普見面或者與拜登通電話時一直在表示,德國既希望維持與美國的友好關系,也希望維持與中國的友好關系。同理,英國、法國、日本、韓國的高科技企業也是如此,因為他們并不想為了維護美國的世界霸主地位而失去龐大的中國市場。

 

  如果美國擁有某些在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先進技術,又強制不賣給中國,怎么辦?我的觀點是,這樣的技術可能有,但不會太多。既然不多,那我們就用新型的舉國體制集中力量去完成技術攻堅。以我們現在的經濟、科技和產業實力,短則一兩年、長則三五年,都有希望突破。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所引發的中美摩擦會持續很長時間,但我相信,中國經濟在2035年之前仍然具有每年8%的增長潛力。即便我們要應對人口老齡化、碳達峰碳中和、鄉村振興、高質量發展等一系列問題,中國也有可能達到年均6%左右的增長速度,保證實現2035年GDP總量在2020年基礎上翻一番的目標所需要的年均4.7%的增長。到2030年,中國經濟規模即使按市場匯率計算,也可以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到2049年,中國人均GDP可以達到美國的一半,中國經濟發達地區“三市五省”的人均GDP、經濟規模、產業、技術水平都與美國水平相當,中國將成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美國不再有卡中國脖子的技術優勢。在中國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過程中,中美關系也會因此達到新的平衡。來源:北京日報

仙人掌app,仙人掌app官网,仙人掌app官网下载安卓,仙人掌app